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之杀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5:15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龙岩最近精神极度不好,因为他正在被追杀,几乎每天都活在心惊胆战中,只因他掌控着帮会老大犯罪的证据,而他因为一次次的与老大荣威意见不合而愤然离去,而老大又岂会容他离去,所以他是悄悄潜逃的,辗转几个城市,数十次的追杀,都被他险险的避过。

按说他完全可以将所掌控证物上报给警察,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一旦这样做,荣威死不足惜,荣威的爪牙也就算了,但大部分都是跟他生死与共的兄弟,也会因此受到牵连。所以,他不能这么做,他只求能够顺利躲过荣威的追杀。可是,他真的能躲过这场追杀吗?

“龙岩,”一个温和的声音兀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把他从梦中惊醒。他从床上坐起来试着清醒一下,当他的眼睛习惯于黑暗的时候,旅馆房间里的灯突然亮了,天花板中间垂下的灯射下耀眼的光芒,他的视觉暂时茫然了。慢慢的当他的视线变清楚时,他看见一个衣着黑衣的中等个头的人站在床尾。

龙岩迅速地眨了几下眼睛,调整了一下眼睛的焦距,这才看清这位不速之客手中正握着一把大口径的自动手枪,枪口因为加了消音器而显得格外长。

“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龙岩痛心地说,“这场追杀终于要结束了,谁会想到事情会这样结束——就在这样一个破旧肮脏的小旅馆里。”

那个人冷冷地回答道:“这只是时间问题,从荣威雇佣我到现在已经九个多月了,这可是一段艰苦的日子,好几次我还以为把你给追丢了。但是我不得不承认 ,你很聪明,要知道从我手中能逃离的屈指可数,而且还是十几次,不过,你最终还是要死于我手。”

当那人以一种欣赏的口气说话时,龙岩正把手缓缓地一点一点地伸向枕头下面,那儿有一把上了子弹的手枪。他在绝望中幻想趁那人说话时能抓到手枪 ,然后在那杀手出手之前,把子弹射进他的胸膛。“龙岩,我早就把你的手枪给拿走了,你就不要白费心机了。”杀手戏谑的看着他说道:“我们不要再玩这些无聊的把戏了,好不好?”

龙岩的手嘎然停了下来,心顿时也凉了不少,他的手只差一点就可以碰到枕头了。

“我是一个非常警觉的人,行事之前一定排除一切对我不利的因素。”

龙岩带着敬畏地说:“你能进入我的房间,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我枕头下把枪拿走,证明你是一位一流的高手,绝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你究竟是谁?我想至少我应该知道一位即将杀我的人的名字。”

杀手点了点头说:“说起来我与你同姓, 龙搏便是我了”那份自信溢于言表。

龙岩脸色一变:“龙搏——杀手排行榜头号杀手,曾经一夜之间连杀十人。”

“我的酬金很高,荣威看来很在乎你,竟肯出那么多钱干掉你。”龙搏淡淡的说道。

龙岩无奈地笑了:“那是该事情中最好笑的部分,实际上他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我厌恶帮会里的勾当,看不惯他的行径,所以我想离开。只不过我掌控着他大部分犯案的证据,所以他想杀我,我根本就没打算去出卖他,但荣威却不这么想。”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龙岩,”龙搏有礼貌地说道:“但我仍必须要执行我的任务,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龙岩虽意识到死神正在向他招手,但他的表情此时变得很淡然,丝毫没有因此而胆怯,相反他很平静,冷冷的说道:“你若动手便动手吧!只不过临死之前我要告诉你,杀了我你的杀手生涯也会因此走到了尽头,你现在回头还为时不晚。”

龙搏诧异的看了一下龙信,没想到他会有这幅表情,总觉的哪里有一丝不对,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不过作为一名具备优秀操守的职业杀手,他很快恢复了冷静。他轻声笑了笑说道:“目前的形势你难道看不出,我只要轻轻扣一下扳机,你立马毙命,虽然我很欣赏你的胆识,但我已经接受了这份任务,假如我不完成的话,这会对我的声誉有很大的影响,我想你会明白这一点。”

龙岩平淡单位说道:“那好吧!你就动手吧!”

“我会的,”龙搏回答说。然后在没有任何警告下扣动了扳机,手枪沉闷地响了一声,龙岩的前额中间出现了一个洞,子弹的力量使龙岩身体向后倒去,脸朝上四肢张开躺在床上。

龙搏收好枪,取出一个带闪光灯的袖珍照相机,拍了许多张罗岩的脸部照片,这是他应该做的,他需要任务完成的证据,然而他并没有看到龙岩此时脸上竟突兀的出现了一丝诡异阴森的笑。

……

>>

荣威是个没有耐性的人,当龙搏从完成任务回来见他时,他跳到龙搏面前抓住他的手,“啊!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去了我的一块心病,只要那人活着一天我就难以入睡,现在一切都好了,我得感谢你,我想看看你拍的照片。”

龙搏一语未发,取出照片给了他,荣威一把抓回照片,从头到尾反复看了几遍,脸上露出了笑容,看得出他对此很满意。

然后他对龙搏说:“你的全部酬金,我已经给你汇入你在北京银行的户头,我向你致以最大最深的谢意,在你走之前,我想再问你一件事,告诉我你开枪前他是什么表情?他有没有哭,或者乞求你手下留情什么的?我敢打赌,这个胆小鬼一定会那样做的。”

龙搏没有表情地回答:“不,正好相反,他很从容,他对死亡的态度,比我所知道的所有人都好。”

荣威似乎对龙搏的回答很不满意,因此粗鲁的对他说:“我想你一定相当累,你应该休息,我就不挽留你了。”

龙搏冷冷地一笑,说道:“这么快就赶我走了,你不想知道他为何没有感到恐惧吗?”

“为什么?”

“因为在他杀我之前我就感到死在杀手的枪下,还不如自杀,于是,我吃了足量的安眠药,他杀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而他去的时候我刚刚死掉,那个时候我的鬼魂还处于弥留之际,我的魂体还未离身,因此他将我唤醒了,他等于又杀了我一次,确切的说他杀的是我的鬼魂,这一下只不过凭添了我自身的戾气,我杀了他。我本来是不想杀你的,不过他的到来倒给了我一次完美的报复计划,我的魂魄进入了他的身体……”龙搏俨然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口气。

荣威脸色惨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声音颤抖的说道:“你……是……龙岩。”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子弹穿过了他的额头,留下了弹孔大小的孔洞,与杀龙岩自己时的方法一样,他双目圆睁的看着龙岩离开的背影,不甘的缓缓向后倒去。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