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者两次卧底揭秘黑职介乱局

发布时间:2020-07-13 15:23:40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黑职介在长东路上的一个招工摊位。

春节刚过,又是农民工返城揾工的旺季,虽然现在珠三角的“用工荒”让找工作不再像以前那样艰难,但打着正规劳务派遣公司名义的黑职介依然让不少求职者防不胜防。

去年2月,到东莞揾工的吴某被黑职介骗了300元,走投无路之下一怒杀死了黑职介的一名工作人员,血案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在有关部门的打击下,当地黑职介的情况有所收敛,不过,随着打击浪潮结束,盘桓在东莞20年之久的黑职介再次抬头,散布在人流密集区,不少求职者因此被骗。

去年9月和今年2月,南方日报记者两度以求职者身份卧底进入东莞市长安镇一家黑职介,试图以黑职介业务员的身份,揭开黑中介的骗人把戏,警示当前正在返城的求职者。

巧立名目榨干每一分钱

报名费、体检费、联网费……为了应聘进工厂当工人,记者在求职过程中共交了910元,这些钱黑职介均承诺会退还,但事实并非如此

去年9月9日,根据举报,记者背上行李假扮成求职者,来到东莞市长安镇长东路口2号的一个以厂家直招名义招工的店面。不是很大的门面里,卷帘门上方的招牌上写着“招聘处”三个大字,背景图片是一些相机、手机和电脑灯等电子产品,并没有标明公司名称,门口放着一张小桌,上面斜靠着一个招工牌,招工牌上写着招聘的职位和工厂的介绍,但是没有工厂的具体名称。

刚到不久,一名挂着工作牌的年轻男子便迎了上来,热情地询问记者是否要进厂上班,得到肯定答复后,他自称小谢,简单问了一些诸如“哪里人”、“以前做什么工作”和“有没有纹身”之类的问题后,便将记者引入屋内,说先到前台填表。

屋内分前后两个部分,前半部分到处都贴满了各种工厂的照片,一张营业执照上面写着“东莞酬勤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李跃召”,屋内三张桌子竖着排开,一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正坐在桌旁,旁边的木头椅子上还坐着两三个年轻男子;屋子的后半部分被隔成上下两个小房,两个房门都紧闭着,上面的门上写着“经理室”,下面的门上写着“综合办公室”。

年轻女子招呼记者坐下,然后便拿出一张“入职申请登记表”让记者填,表格上主要内容是一些个人基本信息,仍然没有工厂名称。几经询问,她才回复说是“三泉电子厂”,并且保证是厂家直招,她们并不是职业中介。

填完表后,女子让记者拿出身份证,一一核实后,她告诉记者,马上要进行经理面试,面试前要交30块钱的报名费,“如果面试不成功,马上就退还给你”。收了钱后,她给了记者一张收据,上面依然没有任何信息,出纳那一栏只填了一个“谢”字。

进入经理室后,一名瘦高的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谢介绍说这是负责面试的“李经理”。“李经理”非常热情,让记者坐下后就开始拉家常,过了一会儿才问记者想做什么,得到记者确定要进厂工作的答复后,又说要交80块钱的体检费,“等进厂后都会报销还给你”。

交完体检费,他又继续询问记者有没有银行卡,要去银行办理联网业务,到时候方便发放工资,且卡上的余额不能超过百元,如果超过,必须把钱都取出来,要不然就不能联网成功,说完便叫小谢进屋带记者去联网。

随后,小谢带着记者来到了霄边大街上一家农行的自动取款机前,将记者卡上的800元现金全部取出,打印了一张凭条后说“这是联网的单据,待会儿你把凭条交给经理就行了”。

回到经理办公室,“李经理”叫记者把钱和凭条都交给他,他要核对一下,然后又拿出一张“新员工合同书”叫记者填,而这份“合同书”上依然没有任何工厂的信息。他回复说工厂是“精熙电子厂”,也保证是工厂直招,他们是工厂的人事部,不是职业中介。

合同书上只有简单的几个空格,除了职位和工资外,还多了一项“乙方经甲方面试考核,同意录用并收取联网费800元”,甲方签字为“李云飞”。签完后,“李经理”又让记者在签名和联网费上盖上手印。

盖完手印后,他告诉记者,第二天早上8点到门口上车去工厂。记者问什么时候可以拿回那800元,他表示“明天早上就还你,今天我们还要审核一下”。

随后,他把记者带到了一楼的综合办公室,交给了安置部的“田经理”,“田经理”在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后,又开了一张“录用通知书”,说是第二天早上凭这个去工厂上班,记者看到,通知书上依然没有任何工厂信息。

打着正规工厂名义行骗

黑职介业务员工作的主要内容是打着附近正规工厂的名义去拉人,他们一般都自称是工厂直接招聘,而不是什么中介公司

根据报料人赵先生介绍,求职者第二天会被带到很远的工厂门口放下,然后中介就开车逃跑,求职者并不能真正进厂。如果有找回来的要么被打,要么就被他们留下当业务员,去拉人骗钱,大部分人干不了几天就自己走了,也不敢再提要钱的事。

根据赵先生所提供的内容,记者当场便问“李经理”是否能留下当业务员,他说可以,第二天就可以上班。

第二天8时,记者来到店里准备上班,“李经理”叫一个名为李波的业务员带着记者去“拉业务”,随后,记者便跟着李波拿着一张小桌、一个写着招工信息的木板和一个塑料做的宣传单到长东路的一个路口摆摊,这些招工信息和记者前一天见到的一样,依旧没有任何工厂的信息。

摊摆好后,李波便主动和记者攀谈起来,问记者昨天交了多少钱,然后便笑了一笑说“你拿不回来了”。他告诉记者,这个所谓的工厂人事部,实际上就是一个黑职介,业务员拉到求职者后就以各种名目骗钱,如报名费、联网费、体检费、伙食费、工衣费等,只要想得到的都可以,“你现在要么走,要么就在这里做业务员,钱肯定是没有了,你去要说不定还会挨一顿打。”他还告诉记者,最开始进来的时候,他也被骗了1600元。

没多久,记者就被“李经理”带回了办公室,他告诉记者:“相信你已经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了,你现在要么走,要么就留在这好好给我拉人。”记者表示愿意,但他拒绝了记者还钱的请求,然后还叮嘱记者要跟李波好好学,“一定要多拉业务,每单给你返30%的提成”。

随后,记者开始了在黑职介的“行骗之旅”,行骗的内容主要是打着附近正规工厂的名义去拉人。

据观察,这家黑职介共有15人,两个经理,一个前台,其他都是业务员。每天把摊位摆好后,业务员就开始满街拉人,只要看着像揾工的就问进不进厂,不愿意的也不纠缠。若有人主动询问,业务员就会非常热情地解答各种疑问,业务员一般都自称是位于霄边第二工业区的三泉或者精熙电子厂人事部的员工,是工厂直接招聘,并不是什么中介公司。

有几次,为了拉人,记者跟着李波到了长东路上一家名叫“美泰玩具二厂”的工厂门口,假扮成该厂的工作人员,对那些等待进厂的求职者说需要到人事部办理手续,很多人想都没想就跟着走了。

招聘的职位也是五花八门,只要是对方想要做的都回答说有,工资待遇按照事先排练好的回答,和周围工厂的水平差不多。

为了获得对方的信任,业务员往往会假装询问求职者的一些信息,有时还会去看对方身上有没有纹身,告诉对方哪些人是不招的等等。一旦对方有意向,业务员就会说“要不要去我们厂的人事部看一看,那里有更详细的资料”,到了后把人交给前台就算完事。交给前台后,求职者就和记者被骗时一样,填表、面试和安置,层层设骗,利用各种名目以达到骗钱的目的。

凯里制作职业装

周口职业装订做

昆明职业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