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者为何成为极端组织的斩首目标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0:56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中东地区的反美、反犹情绪由来已久,可在本世纪之前,西方记者在那里并无人身危险之虞,即便报道涉及敏感问题,也常常受到友好对待。可如今,记者遭极端组织绑架并杀害的事件时有发生,他们已经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人群。

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杰弗里·戈德伯格结合自身经历,剖析了个中原因。

【曾经,记者身份是一件“铠甲”】

2000年春,戈德伯格为写一篇塔利班报道,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市住了一个月。市郊有一所宗教学校,校长萨缪尔·哈克是塔利班领袖毛拉·奥马尔的密友。令戈德伯格惊讶的是,他俩的第一次见面被安排在学校里。

戈德伯格开宗明义,讲自己要写一篇关于普什图少年宗教教育的文章,这些男孩将来要代表塔利班作战,甚至被派往阿富汗参加“基地”组织。

哈克听后并不恼怒,反而非常乐于向他介绍自己的学校。他说:“我们的唯一敌人是犹太人。”当戈德伯格说自己就是犹太人时,哈克犹豫了片刻,说:“哦,你在这里深受欢迎。”

不久,戈德伯格拜访了克什米尔一家隶属于阿勒米虔诚军的清真寺。阿勒米虔诚军2008年制造了著名的孟买屠杀事件。寺里的阿訇是一个反犹太主义者,他叫来几个朋友,和戈德伯格探讨本·拉丹的“正义”事业和比尔·克林顿的背信弃义。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戈德伯格就感受到巴基斯坦等地区弥漫着反犹和反美情绪。有一次,他去拉瓦尔品第采访当地极端组织领导人法兹勒·拉赫曼·哈利勒,此人响应本·拉丹关于杀死犹太人和美国人的号召。

他知道戈德伯格是犹太人,但谈话气氛良好。他说如果拥有核武器,他一定会用它消灭敌人,可惜太贵了。戈德伯格问为什么要针对犹太人,他说:“因为你们来自撒旦一方。”。

从上述几个例子来看,直至本世纪初,西方记者到中东、南亚等地采访,人身安全并未受到威胁,尽管那时反美和反犹情绪已经被切实感受到。戈德伯格认为,这是因为记者能看到被关闭大门的另一侧,然后把所见所闻传递给西方社会的人们,哈克、阿訇、哈利勒等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的信仰。记者的工作,似乎对双方有利。

戈德伯格的好友、长期在中东地区从事报道的《纽约客》杂志记者德克斯特·菲尔金斯对此深有同感,他说:“我曾对人们说,身为美国新闻机构的记者,就好像穿了件铠甲,人们不会盯着美国记者不放。”

【如今,记者被社交媒体取代】

戈德伯格认为,“9·11”事件并非圣战主义者和记者关系恶化的标志,2002年1月《华尔街日报》记者丹尼尔·珀尔被巴基斯坦极端分子绑架才是真正的转折点,它意味着极端分子的想法发生了改变。对他们来说,珀尔不是外面世界的信使,而是替罪羊。

珀尔是戈德伯格的好友,是他最早向戈德伯格提供了巴基斯坦极端分子圈里重要头目的电话号码。他为人慷慨、谨慎,却运气不佳。直到他被杀害,戈德伯格仍认为这只是个例外;非犹太记者们则相信,他的死亡只关乎其宗教信仰,而非职业。

可如今,西方记者已经认识到,做有关极端分子的报道就是找死。美国记者詹姆斯·弗莱和史蒂芬·索特洛夫今年9月先后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杀害。

戈德伯格奇怪,为什么一些极端组织不承认记者的中立立场。他分析说,原因之一是极端分子现在变得更加极端了。从“伊斯兰国”和“基地”之间的矛盾可见一斑。“伊斯兰国”原是“基地”的一个分支,却拒绝“基地”对其残暴行径的批评。

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极端分子不再需要记者了。14年前,当戈德伯格在塔利班的学校采访时,看到管理人员在创建学校网站,他当时觉得挺好笑。事实证明,戈德伯格错了。现在,极端分子不需要中间人了,记者被YouTube和推特取代。而一旦记者不被需要了,便成为目标。

3年前,戈德伯格和菲尔金斯重返巴基斯坦,住在伊斯兰堡同一家旅馆里。自本·拉丹被刺后,许多极端组织伺机复仇,一些大酒店成为袭击目标,同时也活跃着大批恐怖组织线人。

戈德伯格的任务是报道巴基斯坦核武器安全,菲尔金斯则在调查一名巴基斯坦记者遇害事件,两个话题都涉及危险领域,因此两人经常受到骚扰。菲尔金斯的电话被窃听,戈德伯格则被跟踪。每次回到旅馆,他都能感觉到有陌生人来过他的房间。

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当地一家乌尔都语日报记者,因戈德伯格是一名知名犹太记者,所以想对他进行采访,写一篇头版文章。戈德伯格知道,这样一篇文章无疑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这个电话更像一个危险信号,暗示自己赶紧离开。戈德伯格敲开菲尔金斯的房门,发现里面一片狼藉。两人匆忙打的前往机场,逃离巴基斯坦。

【忠告:远离中东】

戈德伯格去过很多危险地区,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生存原则。在他印象中,西方记者在伊朗通常受到欢迎,但有时会在采访时被逮捕。在加沙,穆斯林兄弟会巴勒斯坦分支哈马斯一方面热情帮助记者视察遭受以色列空袭的地带,另一方面又竭力阻止记者接触向以色列平民发射火箭弹的武装人员。在黎巴嫩,真主党与媒体狡猾周旋,旨在阻止独立报道。

如今,戈德伯格不再花费很多精力与极端组织打交道,因为一些原本并不危险的地方,现在对记者来说也变得危险了,整个中东地区都成了禁区。现在的情况是,阿富汗、巴基斯坦、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问题还没得到解决,记者观察这些问题的渠道却已被堵塞。

一些年轻记者有时会向戈德伯格请教在中东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如果是从前,他会说:存点钱,学习阿拉伯语,做一名报社特约记者,捕捉大新闻,你会有一个精彩的人生。可如今,他会说:还是去别的地方吧。(新华社特稿 唐昀)

相关链接:“伊斯兰国”斩首两名美国记者

今年8月19日和9月2日,“伊斯兰国”先后在网上公布了两段视频,显示其分别杀害美国记者詹姆斯·福利和史蒂文·索特洛夫,以报复美国对该组织的空袭。

现年40岁的福利是一名自由撰稿人,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梅迪尔新闻学院。2000年起常年流转于叙利亚、利比亚和伊拉克等中东动荡地区,为法新社、波士顿的网络刊物《环球邮报》等媒体供稿,也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文章。2012年11月22日感恩节当天,他在叙利亚北部遭不明武装分子绑架,此后一直杳无音讯。

现年31岁的索特洛夫曾在叙利亚、利比亚、也门等国工作,以自由撰稿人身份为美国《时代》周刊、《外交政策》、《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等供稿。2013年7月至8月间在叙利亚北部失踪。

贵阳职业装订制

三明订制工服

阜康职业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