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者遭遇机票改签骗局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6:24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网购订单取消”“法院传票”或“陌生朋友借钱汇款请求”,谁不曾收到过此类可能带有诈骗信息的短信、电话或互联网通讯信息?新闻报道中,每天也都不乏居民遭遇“新式”电信诈骗的不幸。

受骗者是谁?根据相关公安机关做的抽样调查统计显示,受骗群体多为妇女、老人、低学历者、农民等。然而,据媒体报道的案例,受骗者中也不乏专业技术人员、高校教师、企业高管等,甚至也偶有与社会接触程度不低的媒体记者掉入了骗子的陷阱。

媒体记者杨然(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讲述了她遭遇电信诈骗(也称为虚假信息诈骗)的经历。

从收到诈骗短信到骗局的结束,仅过去了约1个小时,杨然的25000多元就消失了。

多次生疑却仍中招

8月25日上午十点多,正在四川成都出差的杨然收到一条短信称,她当晚将要乘坐的航班因飞机起落架故障原因被取消。“请速电南方航空客服4008-119-501进行退改签。重要提示:全额退票,改签免费,另民航给每位旅客赔付补偿300元整。”落款是“【南方航空】”

“之前,我早已订好了当晚回北京的机票,航班号与短信中所提到的一致。”杨然说,“我就没多怀疑。”

“当时会轻信这条短信还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本来对晚上航班的时间不太满意,想要改签,这个信息的出现可以说是正中下怀;另外,也是巧合,从北京飞成都时,因为飞机延误,航空保险也是主动赔付了300元。所以,对于这300元,我也没有多想。”

看到短信后,杨然信以为真,还查询当晚从成都飞北京的航班讯息,她还清晰记得,“我还看到了说取消了的航班仍在卖票,当时心中有过一丝怀疑,但又想肯定是航班取消信息刚出来,售票信息还没来得及更新。”杨然回忆说。这是杨然的第一次怀疑。

杨然查询确定想要更改的航班后,随手百度了短信中400开头的号码,并没有关于此号码的信息。于是,杨然拨通了短信中400的号码,并对通话进行录音。

手机中的360号码识别软件,自动将这个号码识别为“诈骗电话”,并且,已有200多次的标记。杨然说:“我当时看到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现在有些不是诈骗电话的号码也会被错误标记成诈骗电话。”她不知道她正一步步已经走进骗子设下的圈套。

“……通话可能会被录音……”一段语音播报,一个带有南方口音自称南方航空公司客服的男子接听了电话,“口音听起来像是福建、广东、海南地区的人。”杨然说,“南方航空确在广州。”

但接下来,这个“南航客服”(骗子)的话让杨然再次生疑,“南航客服说安排了替换同时间的厦门航空的飞机。我当时疑惑,航班改签不应该是同一航空公司吗,但马上又想到也许厦门航空与南方航空有着一些关系……”

再次的怀疑也没有停止杨然受骗的脚步。在杨然跟骗子确定完改签航班时间之后,骗子主动跟她提出,他们在安排此次出票之前,需要杨然去工行的ATM机领取300元的赔付金额,并称这是航空公司规定。

杨然提出可否晚些时候再领取,骗子称必须尽快领取,不然不能保证杨然改签的航班还有座位。

骗子还说:“到了ATM机,请再致电我,给你把通道打开,把300元打给你。”杨然还提出可否通过其他渠道,比如直接退钱到支付渠道,被骗子否决,骗子称他就是专门负责处理这件事的南航工作人员,这是他们的处理渠道。

杨然说:“因为连夜赶稿,我当时比较疲惫。因此,挂断电话后,我就决定要尽快处理完这件事,好好休息一下。可没想到,这一着急就成了‘千古恨’,我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没有拨打南航的官方电话确认航班是否取消。”

“而且,出现这件事之后,我并没有跟别人说起,如果和朋友闲聊一下,也许会得到一些提醒。”杨然说。

取钱遭遇连环诱骗

“我特地选择了一个旁边就是银行柜台的ATM机,以防汇款中出现什么问题,可以请银行工作人员帮助。”杨然说。

到达工行ATM机之后,杨然应电话中“客服”的要求再次拨通了400电话,骗子的诈骗行为正式开始。

“骗子在电话中让我按他的步骤进行操作,他把钱汇入我的卡中。我当即疑问,ATM机怎么能给我汇钱呢?骗子马上说通过ATM机中的‘手机号转账’就可以。”杨然说,“我从未使用过ATM机的这个功能,当时竟误以为是转账给我的手机号的意思。”

“之后骗子的行为也似乎印证了这一点。骗子跟我确认了我正在打电话的手机号码,在我插卡并输完密码之后,他指挥我点击手机号转账,并输入我自己的手机号码。”杨然说,“我当时很怀疑,但因为输入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就又放松了一丝警惕。”

“还有一点让我对这个‘客服’产生警惕,在我刚刚插上卡的时候,客服问我卡里的余额是多少。我觉察到这是我的私人信息,就问他为什么要问余额,他的回答很模糊,但我竟自动脑补为他们需要确认一会儿是否汇款成功,于是我就告诉了他卡内金额的后三位。”杨然说。

“两次输入我的手机号码之后,出现了需要输入转账金额的框,为了打消我的疑虑,骗子让我随意输入一个数字,点击转账,都会出现操作无效的提示。我尝试后果真如此。”

此后,骗子称汇款通道已打开,需要杨然重新操作。杨然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之后,骗子明显提高了语速和语调,“不让你有思考的时间。”

重新输入,依旧是输入杨然自己的手机号码,在转账金额一栏,骗子说要输入他系统生成的验证码,结果又一次显示操作失败。骗子说是杨然操作超时所致。此时,杨然收到了95588发送的“梁志强向您汇款300元……”开头的短信,因为仍在通话中,杨然未及细看。

“之后又反复进行了一两次,骗子都说是因为我操作超时,系统60秒关闭,需要我快速输入。这个时候,我做了当时最不该做的一件事。骗子在告诉了我几次验证码之后,趁乱问了我手机上是不是收到了一个验证码,他需要这个验证码,我当时因为希望尽快操作成功,没细想就将验证码告诉了他。”杨然说。

“同样的操作仍在进行,很快我卡里近两万元就不见了。此时,我才意识到他可能是骗子,但仍抱有一丝希望是因为操作失误。我提出要报警,让骗子把钱马上退还给我。可是,电话里的骗子并不为所动,称是因为我操作问题,他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行骗仍在继续。

“客服”为了向杨然证明自己不是骗子,再次询问了卡内余额,并让杨然在转账栏中输入了比卡内余额数额更多的金额并转账。但是,让杨然没有想到的是,转账竟成功了。

杨然说:“这个时候,我已经非常清楚被骗了。此时的骗子仍想诱骗我使用其他的银行卡,继续他的行骗。”

被拆穿行骗后,骗子不慌不忙的态度让杨然印象非常深刻。“在我提出报警后,电话里,骗子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畏惧,他没挂掉电话。在终止对话后一会儿,是我自己挂断了电话。”杨然说。

“之后,我马上拨打了110报案。银行的工作人员帮我打出一份当日的账户明细清单,并查到转账户头和卡号。”杨然说,“户头是梁志强,后来查到卡号隶属海南省海口市。”

派出所:今天立不了案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海南省儋州市“机票诈骗”已成产业链,曾多次被媒体曝光。尽管该地已有多起电信诈骗案告破,但是,该地目前电信诈骗犯罪案件仍然高发频发。8月14日,儋州警方部署开展为期5个月的打击电信诈骗违法犯罪专项行动。

杨然发现,打出来的明细清单中竟然有三笔交易,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向自己手机号的转账之间,还有一个他人通过网上银行向自己卡内转账80元的信息。

“为什么给自己的手机号转账,钱会到别人的账户呢?”

“卡内余额不够,为何还转账成功呢?”

安静下来之后,杨然突然明白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对于第一个问题,骗子是先通过个人网银将自己的手机号与梁志强的银行卡成功进行了收款绑定。

然而,问题还是随之而来。杨然仔细阅读95588(工商银行)发送的验证码短信发现,短信的最后一句是“如确认请将此消息转发至95588.”杨然并没有使用自己的手机转发过这条短信,即使告诉了骗子,骗子又怎么会成功发送呢?

另外,杨然办注册手机号码时已经进行了实名认证,既然如此,手机号的归属人和银行卡的户主不是同一人时,为何还能进行绑定?若如此,手机号码实名认证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对于第二个问题,之所以卡内余额不够,还能转账成功,就在于有人适时给杨然的卡中汇入了80元,用80元“转走了”卡里的五千余元,造成了杨然共两万五千余元的损失。

据杨然所述,在等待110到来的时候,她所在的成都市青羊区瑞连路的工商银行工作人员特别叮嘱,“手机上的验证码一定不能告诉别人”。

此时杨然非常着急。“查到了骗子的账户,我希望银行能马上冻结这个账户。是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没有权力冻结这个账户,只有等公安的行动。”

“这种被骗的事情经常发生,昨天也有一个人被骗了几千元,情节跟你这个还不一样。”银行工作人员对杨然说。

据报道,利用手机号码转账的诈骗近期多次出现,并不算是新型的诈骗方式。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说,手机号码转账是各银行在自助设备上新增加的一项便捷服务,仅需提供收款人的手机号码即可将钱转入他人的账户。诈骗分子通过这一便捷的汇款方式,抓住大部分市民已知的只要不转钱给陌生账号就不会被骗的心理,利用手机号码转账继续忽悠着老百姓。

中午12点多,杨然随110来到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居东坡派出所报案,并录询问笔录。在询问笔录过程中,民警告诉杨然,派出所今天立不了案,是否立案需要上级的批准。

杨然说:“被骗后,我非常希望公安机关能立刻采取行动,封掉骗子的账户,将我的损失减到最小,甚至把钱追回来。”

根据杨然提供的录音,派出所的一名负责刑侦工作的民警当场告诉她:“封骗子的银行账户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账户不在成都,要怎么封;可能这个诈骗资金早已被转走了,正常的诈骗发生半个小时左右就会被转走了,封一个空账户就没什么意义了;再说,银行卡是可以买卖的,或者户主说自己的银行卡丢了呢。另外,封账户很麻烦,有正规的程序的。”

这位民警告诉杨然:“这种诈骗案,破案是有难度的,因为这种案件多是跨地区、跨银行、跨机构,公安机关经过正常手续后,已经过去很长时间。诈骗人员行骗的成本又很低,花几百元买卡,买个人信息,就能骗取上千上万元。”

“我们会努力做。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及时初查,该去跟公安部串并案的就去串并案。”这位民警说。

听到民警的解释,杨然想要追回损失的希望几乎破灭了。

8月27日,成都市青羊区的一位社区民警告诉杨然,她被诈骗的案件已经立案。但截至记者发稿,案件并无新的进展信息。(记者 汲东野)

临沧定制工作服

北京订做工服

晋中定做工服

永济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