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者手记巴以谜局背后的众生相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2:38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巴以双方新一轮军事冲突刚刚结束,11月29日,巴勒斯坦成功获得联合国观察员国的地位。近一个世纪以来,在巴勒斯坦这块土地上,巴以双方经历了太多的冲突,一般人已很难在纷繁的事件中梳理出明晰的逻辑,进而在道义上做出判断。

时值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决议65周年,巴以这盘棋依然是一个谜局,走向何方、如何收官,人们尚难预料。但是,对于这片土地上的普通居民而言,和平的价值不言而喻。通过他们的体验,我们或许能从一个侧面,看到阿以人民如何在这块土地上共生、共处。

36岁的穆萨是耶路撒冷土生土长的阿拉伯人。提到刚刚结束的这一轮巴以冲突,他说到:“我认为这场战争对于以色列和哈马斯来讲都不是一场胜利,虽然他们都对自己的人民宣称了胜利。但在战争中,损失的永远是人民的利益。”

当记者问到他对以色列的看法时,穆萨说:“所有在这里的阿拉伯人都不喜欢以色列。我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耶路撒冷,这里是我的家,我不可能离开这里。但现在,以色列依靠武力把这里变成了他们的国家,我怎么可能喜欢他们?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这里只能是地理上的邻居,但永远也不会成为朋友。对犹太人的仇恨深埋在每个阿拉伯人的心里。”通过几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占领了许多在联合国决议中划归巴勒斯坦国的土地和圣城耶路撒冷市。土地的丢失成为阿拉伯人长久的心头之痛。

但是,居住在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对于犹太人的态度并不全然如此。一些以色列籍阿拉伯人的态度让我们看到了两个民族共处的希望。

达巴什是一个生活在耶路撒冷市郊的穆斯林,拥有以色列身份证和约旦护照。他告诉记者,他现在可以享受以色列国民拥有的福利待遇。“虽然政府在对待穆斯林时不会像对犹太人那么好,但是在世界上,哪里有绝对的公平呢?在这里,至少不会看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直接冲突。”谈到对巴勒斯坦建国的看法,达巴什的话令人惊诧,他说:“我当然愿意看到巴勒斯坦人有自己的国家,但我不会考虑搬到那里去,我住在这里。”

和达巴什一样,纳比尔也对以色列提供的公共服务表示满意。纳比尔生活在耶路撒冷,是信仰基督教的阿拉伯人。纳比尔告诉记者:“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住在犹太社区中,我可以和犹太人和平相处。”当记者问到他对巴勒斯坦建国的看法时,纳比尔告诉记者:“我支持巴勒斯坦人成立自己的国家,只是不要把耶路撒冷作为首都。”

不少生活在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人像达巴什、纳比尔一样,拥有一份足以维持生计但又没有什么发展前景的工作。停战线的划分使他们生活在以色列实际控制的范围之内。在东耶路撒冷就居住着30万左右的阿拉伯人,他们拥有耶路撒冷的居住权,并持有以色列身份证,但不能在以色列选举中投票。而且,如果他们连续6个月不在耶路撒冷居住,就会被视为自动放弃耶路撒冷的居住权。

除了耶路撒冷,在本应归属巴勒斯坦的约旦河西岸还生活着50万左右的犹太人。这些建立在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在国际社会并未得到普遍的认可。然而以色列却将其视为合法。根据1993年签署的奥斯陆协议,在占约旦河西岸61%的区域内,治安和社会管理完全由以色列负责。以色列利用这一优势,不断扩建定居点,成为巴以冲突的重要原因。

阿维夫是一个美国犹太人,15岁时随父亲来到以色列,现在住在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也许是为了证明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设立定居点的合理性,他告诉记者:“你应该到我们的社区(定居点)去看一下,它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充满暴力,相反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是很好的邻居。”他相信只要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判,巴以矛盾就可能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如今,控制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已逐渐放弃武力对抗。但在巴勒斯坦另一部分、拥有约300万人口的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以色列的关系却是另一种状态。在最新一轮巴以冲突中,加沙地区武装力量向以色列境内发射了1700多枚火箭弹,造成6人死亡,240多人受伤。以色列对加沙境内的1500多个目标进行了空中打击,造成170多人死亡,近千人受伤。

千人千面、莫衷一是,采访中,从普通市民的态度,我们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巴以棋局扑朔迷离的症结所在:阿拉伯人指责犹太人侵占了自己的土地;犹太人则认为他们在这片自己应得的土地上,创造了现代化文明,却受到暴力的威胁。历史仇恨与现实利益的交织,使巴以冲突一波又一波,谈判却始终难以取得应有的进展。巴以谜局,或许还在等待双方创造历史性的机遇。(半月谈驻耶路撒冷记者 孟博)

开封订制工作服

庆阳定做职业装

铜陵职业装制作

遂宁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