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万法归宗第一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51:10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md喝完酒瓶乱扔,早晚喝死你!”习八满脸郁闷的推着自行车走在荒芜人烟的公路上,四周一片荒凉,远处一座座孤山像是从地狱里窜出来的。

“什么与其在家唉声叹气,不如出来碰碰运气!md连个鬼都没碰到!”习八推着被玻璃瓶扎爆胎的自行车越想越生气,已经诅咒那个扔酒瓶的人全家N遍了。连个路过的车都没有,这走回家得猴年马月呢。

路边的草越来越多了,长的比人还高的茅草挤成一堆排在路边。

“这回可是荒山野岭了,七夕节我这种屌丝呆家里打游戏就行了,干嘛想不开非得出来转转,还强行装*说自己七夕有活动。”习八啤酒瓶的事也想累了,想想自己的遭遇,唉,人穷命多羁啊!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还是没走出这片草地,这鬼地方具体有多大习八也不知道,反正是只能看到眼前这条路,两边的视线都被野草遮住了。

“不行啊,这么走下去谁知道会走到哪,我怎么感觉是往西藏那个方向通的呢。”习八停下自行车,看着天上若隐若现的月亮,心想万一今天...没扣扣签到怎么办!这可不行!六百多天的达人呢!

习八把自行车扎在路上,跳上自行车,四处打望,真是天苍苍野茫茫啊!我去,我这是跑到内蒙古了!看到这幅情景,习八突然有一种...想高歌一曲送给逝去的青春的冲动!

看来今晚是要在这待一宿了,不过习八心想睡就睡吧,扣扣明天用补签卡续上。长这么大还没在荒郊野外待过一夜,虽然这没吃没喝的。

音乐走起,习八打开手机,一首我的天空。

再见我的爱

I Wanna Say Goodbye

再见我的过去

I Want a New Life

再见我的眼泪跌倒和失败

再见那个年少轻狂的时代

再见的的烦恼 不再孤单

再见我的懦弱 不再哭喊

Now I wanna say

唷~唷~

突然远处的草丛里有动静!一个啥玩意飞快的朝自己这个跑过来,md连草丛被踩到的姿势都和电影里一样!

“我靠!我就唱个歌,至于嘛!”习八跳下自行车推着就跑:“再见,我两个月的工资!”习八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往路旁一扔,推着自行车飞快的往前跑。如果苍天有眼的,那么它看到的景象是...一个做加速直线运动的物体和一个做曲线匀速的物体将会在一分钟之后相遇撞。

六十秒后。

“啊~!md你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鬼!劫财还是劫色!”习八被这突然从草里跳出来的,浑身白毛野人一样拿着镰刀的东西的东西吓得一屁股被自行车压在了身上...镰刀还是农村割草的那种!你是谁家跑出来的吧!

习八平时在鬼妹妹网站也看过不少鬼故事,虽然大多数挺脑残,可是真吓人的也看了不少,胆量也不小。只是怕不怕是一方面,跑不跑的了又是一方面啊!

习八爬起来就往回跑,自行车也不要了。md当然不要了啊!都快死了还想着自行车得是穷到什么程度!

白毛人见习八爬起来就跑,一时间像是拿不定主意在那里犹豫着什么,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追上了习八!

“啊~疼~”习八被白毛人一手拎了起来。白毛人脸靠着脸看着习八,而此时的习八裤脚下有不明液体低落。

“吼~!”白毛人对着习八来个一个大写加粗的吼叫,习八顿觉耳鸣,巨臭无比!

“给我来个痛快的吧!我跟你拼了!”习八壮着胆子伸手去拽白毛人身上的毛,以示宁死不屈!

“笛~笛~”汽车鸣笛声!md哪来的汽车,这不破坏恐怖的氛围么!习八和白毛人同时顺着声音方向看去,顿时眼前刺眼白光,什么也看不清!

一辆面包车停在路中间,车灯上的血把灯光都染成了红色,白毛人的尸体被压在车轮下,仿佛被巨兽踩在脚下的蚂蚁!

“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哎哟我的腰子啊~”习八趴在地上来回打滚,身上的盗版名牌也破了,露出下面新鲜的人肉!

“喂!没死吧?”一个头发蓬乱,满嘴胡茬,还叼着一支烟的中年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声音...明显是嘲讽的语气!

“我没事,死不了。”习八立刻停止了打滚,不能有失风度!差点被你撞死!这笔账给我等着!

“那好,上车。”中年人很轻松的语气,仿佛再说,你真没用!

我都站不起来了还上你这破车,不过习八肯定是不会说出来。习八手撑着地面,浑身撕裂的感觉。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md老子就是要站起来,直面你这个人渣!习八咬着牙站了起来,中年人一个原地漂移便把后车门甩到了习八面前。而车轮下面的白毛人又被碾了一次,这回彻底是死的没话说了...

“呵,你救我,我会记住的。”习八强行装*的毛病一直改不掉,也用了很轻蔑的语气说道。伸手去开车门。

手刚碰到车门,突然车门自己开了,一只手把习八不论青红皂白的拽了进去。

“我说你、你能不能轻点...我这可是上万块钱的名牌呢。”习八用着近乎嘲讽的语气说道。心里暗暗给自己装的这个*打了99分,剩下一分是怕自己骄傲。

“呦呵,小子嘴还挺倔呢。”一个粉红长发身材火辣,穿着低胸装的女人坐在后排,而习八正躺在她大腿上!

好软的大腿...习八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异性。不过...“说吧,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习八艰难不舍得从女人大腿上撑起身子坐到旁边,摆出一副身上的伤口都是剧组给化的妆的样子。

“你有什么?”男人开着车,嘴里吐着烟雾,仿佛没看路一般的开着车。

“我遇到丑陋无比的怪物,你们又碰巧救了我,难道只是巧合么?”习八心想,现在这情形...和电影里一样啊!

“怎么样?段风,和你想的有什么差别?”女人直接无视掉习八,直接把话题抢了过来。

“呵呵,真是和我想的一样呢。”段风吐了一个烟圈,继续开着车。

习八一看这是自己被成功的无掉了啊!不行,鬼知道这两个神经病一样的人对自己打的什么主意,看来得用那招了...

“哎哟~我肚子疼。”习八捂着肚子,装出一副憋了一下午没上厕所的表情。

“那你打算怎么做,还要继续么?”女人仿佛身边压根就没有这个人一样。

“当然继续了,我很满意呢,呵呵。”段风把烟头扔出窗外,又把手伸向裤兜,仿佛再找一件东西,可是这个兜才多大!什么东西不是一下就摸出来了...莫非他...

习八心中一惊!娘希匹,这俩是变态啊!

“你们两个中年非主流想干嘛,我告诉你们我宁死也不会和你们做那种事情的!”习八使劲的把身体靠在车门上,一旦要发生习八脑海里想象的那种时期,md立马跳车,至少死的有尊严...

“想什么呢小子,我们对你的身体可没兴趣哦”女人看到习八这个反应反而笑了出来:“我们要的是其他东西。”

“什么东西?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不过我看你俩也看出来,我又不是富二代...难道你俩是削肾客?!”习八想到这里差点没跳起来“我告诉你们啊,我从小就得了小儿麻痹!七岁得了手足口!八岁得了脑炎!九岁得了羊癫疯...”

女人打断了习八:“好了,我们不会害你的。但是...”

“但是什么?”习八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这个但是习八感觉这个女人整张脸充满了寒气。

“呵呵,你得把你借我用一年。”女人很平静的翘着腿。

Md竟然把这么变态的话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来,这么说来这个女人是有多...

“借我干嘛?你看上我那点,我可以改啊!”习八心想,虽然这女人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可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邪气...就像非常诡异那样诡异!

“你们谈好了?”段风从裤兜了掏出一把二十厘米长的匕首!

习八心想,裤兜了装了这么长的刀,还是没壳那种!就不怕割到...!“谈什么谈好!要么放了我要么杀了我,给个痛快的!”比起什么裤衩拔刀之类的,习八更关心这两个莫名其妙的中年人到底要干什么。

“嗯,谈好了。”女人再一次无视掉习八。

“接着小子。”段风把刀随手往习八的位置上一扔!md这谁敢空手接白刃啊!习八早已问候了段风全家人好几遍了!

习八靠着车门,只能往女人方向躲,倾身一靠,还好躲掉了...习八看那刀结结实实的插在了座椅上,要是这下没躲掉的话恐怕就...习八不敢往下想了。

“小八,别一口一个中年人,姐姐叫林怡。”林怡看着头上冒冷汗的习八,突然觉得...md这人怎么这么猥琐!

“可以了,开始吧。”段风总是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轻蔑和平静。

“嗯。”随之林怡抬起腿...一脚把正在拔刀的习八踹下了正在行驶的车!

“哎呀我c,md完全不把我当成人对待吧!”习八在地上滚了几圈,又蹭掉不少...衣服!照这个节奏,md小说都被你们俩中年人污染了吧!

看来这俩人是看我没财没色的,呵呵,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平凡也挺好。

“我祝你们两个死变态早日见耶稣!”习八看着车一副要离开的样子,破口大骂,这个时候不骂以后就没机会了。

突然车停了。习八心里咯噔一下。车窗慢慢打开,林怡露出头来,看表情...被习八惹怒了!

“姐姐才二十四!再叫一遍变态或中年人,我就拧断你的腿!”说着扔了一个东西结结实实的砸在习八一张吓懵了的脸上 。车很快消失在夜色当中。

习八拿下脸上的东西,一本书。

“还是放心不下他么。”段风又点燃了一支烟。

“开车吧。”林怡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万法...归宗。”习八凑着月光,看清了书上的字,还是繁体字...md这封面是个半裸的女人是要闹哪样啊!难道这俩人是邪教组织嘛,看着也确实像...

话说他们把我扔哪了啊。放眼望去,全是张牙舞爪的树枝,还有乌鸦的叫声...是扔树林来了么,呵呵。呵呵个屁啊!md这是哪啊!

习八吓了一跳,这地方...一般都是用来演鬼片的吧。

习八赶紧把段风扔的那把刀捡了起来,轻则防身,重则自裁!

“哎呀我去,这俩人还真是神经病啊,借我一年,呵呵,md不给你折腾疯才见鬼呢。”习八自言自语,听说这样可以壮胆!等等!我刚才说了什么!见鬼...这地方不会真的有鬼吧!

呜~~这地方不会有狼吧,习八不敢出声了,这哪里随便传来的吼叫声也太吓人了点吧。

习八紧紧握着匕首,把书装在裤兜了,还漏了一半在外面,我的裤子怎么就装不下!想到这里更觉得那两人是变态了...

吼~习八头上又开始冒冷汗了,这荒郊野外的有什么东西谁也说不准啊!

连条路都没有...这俩人做的真够绝的啊。习八蹑手蹑脚的在草丛里走,不敢弄出声音。万一今天真死在这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不对!美女房东应该会知道吧,毕竟她每个月都准时来收租...不对!她应该会认为我交不起房租跑了。看来...真的生无可恋了...

突然远处草丛一阵骚动打断了习八的YY,习八打起十二分精神,匕首握的紧紧的,仿佛也是他身体重要的一个组成部位一样。

怕什么来什么啊,习八心想,善恶终有报,因果有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放过谁。md我乱想这些没用干嘛呐!看来人高度紧张确实容易猝死...

习八悄悄往后退,生怕惊动了那东西!

诸神国度手游

口袋棋牌

玄界ol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