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契约者之红嫁衣-【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9:10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传说,有一个人游走在阴阳之间、穿梭于生死之中。

在任何你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会如约出现。

他的名字,叫做契约者。

1

现在这个世界上啊,迷信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我把脚高高的架在桌子沿上,嘴里叼着一根没抽完的香烟。

作为特警,临时从城里调来执行任务,在这穷乡僻壤地位可谓崇高。

哪怕是乡局长说话都要看我脸色,那滋味叫一个爽啊……

“我说,现在是科学社会,鬼神什么的都不可信的。”

我掐灭手中的香烟,挑眉看了看面前畏畏缩缩的小警察,“我是来科学办案,你们居然叫我去咨询一个山中的捉鬼师?”

“可是……”小警察低着头,声音小的如同蚊子哼哼,却是很少有的坚持,“这件事真的有可能是恶鬼作祟,而且那捉鬼师在我们村很有声誉。”

“好了好了,尽给我瞎扯淡。”我不耐烦的挥挥手,从椅子上跳将起来,“带我去看看现场。”

小警察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拌了拌嘴唇、将一切都咽了下去。

现在想来,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听他一言……

2

说道这个案子,听起来确实足够毛骨悚然。

村中有个古老习俗,新婚第一夜,新娘子需要孤身一人在野外待一个晚上。

在这个交通讯息都不发达的小地方,这种毫无理由的陋习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世纪。

或许本村人可以接受,但是外来人……

就比如说,半年前一个从外地嫁过来的。

她很怕黑,婚宴过后哭着喊着要回家,却被狠心的丢了下来。

那是一个多么漫长的夜晚,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那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噩梦。

而她,就是在那场梦魇之中,永远的迷失了。

第二天佛晓,村里人再没有找到她,甚至连尸体,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

兴许是被山中野兽分食了吧。

村里人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就不了了之,甚至连葬礼都没有举办。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几乎封闭的小村庄,法律的触手无法伸展,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件事负责、就像每天吃饭睡觉一样,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直到——几天前。

死了新娘的一家人,在半年后又找到了另一个新娘。结婚前一夜,家中人口忽然出现暴毙。新郎、老丈人,全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而睡眠一直很浅的老婆婆,却一夜未醒,安全直到天亮。

结婚之事不得不放弃,全村人开始寻找失踪的爷俩。终于,在两天之后,他们在村后的小山上,找到了已经被野兽撕咬得四分五裂的尸体。

而那座小山,正是半年前那新娘失踪的地方……

3

半小时之后,我在小警察的带领下,来到了那个充满着灵异气氛的后山。

以我科学的思维分析,什么女鬼索命之类的破桥段,自然是不成立的。

所以对于那个传说中的捉鬼师,我选择嗤之以鼻。

在我看来,要么是新娘当时没死,凭自己的力量逃了出去,然后回来报复;在要么然,就是新娘曾经的亲朋好友,来为新娘打抱不平。

不过,这无法解释,为什么睡眠很浅的老婆婆一夜未醒……

难道说,她也是帮凶,甚至她就是凶手?

怀着这样奇怪的想法,我皱着眉头开始勘察现场。

一开始没有任何其他发现,这小山简直荒芜一片,除了丛生的杂草、枯槁的老树几乎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我发现了什么。

那是一棵老树背后,一大片暗红的凝血。

“我草,这什么?”

我无意发现,立即吓了一跳。

那一大片凝固的血迹,忽然看到真的很有冲击力。

而且,这血迹已经完全干涸、经过长久的风吹日晒,显示出地狱般狰狞的色彩。按照专业知识推测,应该是半年前的痕迹。

半年前,现在还能认出是血……

可想而知,当时这里究竟是怎样一副血腥场面。

“嗯?”小警察也看了一眼,显然被吓到,“是,是血迹!”

“你们以前从未发现过么?”我皱了皱眉头,这么显眼的血迹,如果按照村里人对案件的叙述,他们曾经几次三番的搜寻小山,不可能不发现……

到底,还有什么隐情?

4

我回了警局一趟,开始认真的翻看卷宗。

我忽然发现,档案记录对新娘和新郎的关系非常模糊,甚至完全没有强调两人之间的爱情……

再结合新娘死后,新郎甚至都没有给她主持一场葬礼……

我忽然触电般想到了什么,也来不及再叫上小警察,就一口气冲上了小后山。

夜幕降临,茫茫月色下就只有我一个人。

绕了荒山一圈,我还发现了一个很古老的破庙。

断壁残垣般的沧桑感觉,仿佛已经经过好几个世纪的洗礼。

那庙宇的设计很奇怪,任何一块砖瓦、一根梁柱,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与其说是庙宇,我觉得用“祭坛”来形容,似乎会更贴切……

我又绕回了血迹的旁边,拿出了刚刚准备好的铁铲。

我开始,挖坑。

时间过得飞快,我几乎是汗如雨下。

寂静寥落,空旷的荒山野岭,除了偶尔飞过几只乌鸦哭丧般的哀号,就只剩下了我不断挥动铁铲的声音。那种感觉,简直是无法形容的渗人。

终于……

我将铁铲丢到一边,心跳几乎已经飙到了一百六。我深吸几口气,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因为恐惧晕过去。

因为,在这血迹下面,赫然就是已经腐烂成一谈白骨的、还穿着红色嫁衣的新娘!

5

那惨状简直不能用语言形容,被鲜血晕染的泥土,经过时间的沉淀,已经变成了令人发寒的红黑色。

那一根根沾染着土灰的白骨,以一种极端痛苦和扭曲的姿势,错落在一件火红色的嫁衣之中。

触目的红,触目的喜庆,更是触目的苍凉。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揪紧,这到底是怎么样的杀人手段?

这要多么残忍、多么狠心,才会在一个女人一生中唯一的新婚之夜,在她穿着一生中最美丽的嫁妆的时候,将她残忍杀害?

“喂。”

忽然,一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身后,我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吓得晕厥过去。

我几乎是僵直着身子回过头去,出现在我背后的,竟然是一个漂浮着的、半透膜的女鬼!

不,不!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我的表情因为惊恐而完全扭曲。

这一刻,我深深相信了二十多年的科学事实,都在瞬间崩塌……

那所有的“唯物主义”,都在这一刹那不攻自破,显得无比可笑!

那女鬼披散着头发,一身嫁衣如同鲜血一般艳红,那么美、那么触目,却透着一股抹不去的悲伤。

6

“你都知道了。”

女鬼开口,声音淡淡的,仿佛来自很遥远的地方。

我没有看见她开口,这声音就像从我的灵魂深处传出来的一样,我不需要耳朵也可以听见。

“知道什么?”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问。

“知道,真相。”她缓缓说着,将真相两个字咬得很重。

“只是猜到了一点,但是,但是……”我看着面前的女鬼,真的想要骂娘,知道毛线真相啊!

真相居然是一只鬼,真的是一只鬼好么!真相个球啊!

“那你,觉得我有罪么?”女鬼似乎并不在意我究竟“但是”了什么,反而问出了一个让我觉得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有。”

我思考了一会儿,以一个被法律约束的警察的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

“受到了伤害,应该想着通过法律的手段解决。即便你不再是人,也不能私自报复。”

一秒钟的沉默,一个世纪的漫长。

忽然,我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

面前的女鬼仿佛是瞬间膨胀了一般,令人心中发寒的鬼气从她的身上爆射而出,几乎要凝成实质,变成一层黑烟将她完全笼罩。

“哈哈哈,为什么?为什么啊?”

她忽然开始疯狂的尖笑,声音难听至极,几乎要撕裂我的耳膜,我感觉到整个心脏都在不正常的颤抖,几乎要在她的声音之下爆裂。

“为什么都认为我错,我错在哪里,究竟错在哪里?”

“错的是他啊,他利用习俗害死了我,只是因为不久之前,我唯一的亲人去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他要我的钱,却不爱我的人!是他杀了我,我现在只是杀回去,我究竟有什么不对,有什么!”

7

随着她的声音,几乎是天地变色。

我感觉我随时都会死亡,凡人的力量,在恶鬼面前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我引以为豪的枪法、格斗术,对于一个没有实体的鬼来说,简直没有丝毫的作用……

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了么?

就因为,一个“有罪”的回答?

我闭上了眼睛,等待宿命的宣判。

忽然,四周的一切都寂静了下来。

原本让我喘不过气来的鬼气威压,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我如梦初醒,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睁开有些颤抖的眼皮,我愕然发现,原本嚣张不已的女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消失。

遗留在原地的,只有被我挖开的深坑,以及坑中那被红嫁衣包裹的白骨。

还有……一个拿着桃木剑的人。

“你是?”我开口,声音都因为恐惧而有些沙哑了。

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缓缓收起了手中的桃木剑。

他穿着一身酷似汉服的广袖长袍,过长的头发在夜风中四散飞舞。正好逆光,我完全看不清他的模样和表情,但是直觉之下,是个千年难遇的大帅哥。

一身古装,在这荒山之中竟没有丝毫违和感。夜风微微撩起他的衣袂,简单又雍容的汉服,更是给他平添了一层复古的神秘。

“以前的时候,这山里有一只好色的恶鬼,就住在山顶山那座诡异的庙宇里。如果村里人不把新婚的新娘送给他享受一夜,他就会降罪于那个家庭。喜欢的女人,他会留下;不喜欢的,才会还回去。全村人都碍于他的淫威,便有了新婚新娘在野外过一夜的习俗。”

“后来,来了一个捉鬼师,将那个恶鬼制伏了。从此之后,再没有了恶鬼的干扰,但是村中的习俗却一直没有更改。”

“正如女鬼刚刚所言,她的婚郎利用了这个习俗,在新婚之夜将她杀害。村里人以为又是恶鬼作祟,只是象征性的在山上搜索了一阵,就怀着恐惧的情绪各回各家了。”

“但是,女鬼的怨气却丝毫没有消散。但她没有动手,她要给他最可怕的报复,所以她选择了那一天,他再一次的新婚之夜。她附身到老婆婆的身上,开始了她酝酿了半年之久的复仇大计……”

8

听着他的讲述,我渐渐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我忽然开始同情这个女鬼,她的遭遇,真的让人不仅潸然。但是,或许是多年警业教育的影响,我还是坚持最开始的观点,无论是人是鬼,不都应该按照法律行事么?

“你觉得,她有罪么?”

我忽然这样问那个汉服男子。

“有,也无。”

他缓缓说道,忽然抬起头来。这一瞬间,迎着月光,我似乎看见了他那一双如落晨星的黑眸……

沧桑而灰暗的,热切而执着的,悲怆而痛切的……

太多太多的感情,竟然能如此存在同一双眼睛……

“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看他到微微转身,似乎是要拂袖离去,我忽然对着夜空大声呼喊。

“契约者。”

余音尚在,已是人去楼空。

鬼姐姐最火爆推荐:《爱上鬼大叔》《超级猛鬼王》《我的女友是鬼王》《我的鬼妻大人》《天鬼至尊》

---- 作者寄语:《契约者》是一个系列故事哦,估计会是周更,一篇长度在3000~5000之间。对于未守诺言,小负在这里表示非常抱歉!《我的女鬼后宫》估计不会更新了,我的主要精力会放到《契约者》系列上来!在这里对大家说一声抱歉,我会用更多的实际行动,来弥补我的过失!【厚颜无耻求鬼币】

卖个萌仙手机版

彩96最新版下载

轩辕争霸最新版

逆刃满V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