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板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支付高峰来袭养老金准备好了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6:55:23 阅读: 来源:木板材厂家

目前来看,我国当期基本养老金收支没有缺口,甚至出现盈余,但众多专家认为,我国正在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金支付高峰也将加速到来,预计在2030年左右,养老金支付将面临巨大压力。未来30-50年,养老问题将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我国不但需要多渠道补充养老金基金来源,还需要尽快改革运营管理机制,多元化实现养老金的保值增值。

缺口问题料20年后显现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的报告称,我国正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2.48亿,老龄化水平将达17.17%,其中,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3067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2.37%。预计到2050年,60岁以上老年人占比将达31%。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近日表示,目前我国养老金总体是盈余,但实际总体也是“假象”。在现行养老金体系制度设计下,养老金缺口问题将在20年后显现。各省养老金形势不同,有的省已开始亏空。养老金真正大的危机在2033年左右,经过这个临界点之后,全社会养老金的缺口将是坠崖式的。2050年全社会一年的GDP正好贡献了养老金的缺口。

目前部分省份已现养老金收不抵支的情况。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党委书记皮德海近期表示,去年有19个省的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收支缺口合计达1702亿元。全国算账没有缺口,分省算账有缺口。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教授郑功成认为,决定未来收支缺口的因素有很多,包括经济增长率、人口增长率、对现行制度的适度调整等。如果这些因素发生变化,对未来收支缺口的预测结果也会变化。

尽快改革运营管理机制

面对即将到来的、巨大的养老金支付压力,有观点认为应实行延迟退休制度,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为了彻底解决养老金支付缺口问题,我国需要多渠道补充养老金基金来源。郑功成认为,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总目标应该为:到2020年,建成由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公职人员基本养老保险、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组成的法定养老保险制度体系,辅之以补充养老保险,覆盖90%以上的城乡适龄参保人口,为每个退休者提供相对公平、水平适当的养老金。

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的措施已被中央确定。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作为养老金基金来源的一大支柱,到2021年,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规模至少应该翻一番,未来应积极拓宽融资渠道,实现稳定积累,划拨国有资产的步伐要加快。

例如,完善上市企业的国有股减转持政策,央企上缴利润按一定比例划拨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国家控股比例较高的央企划拨一部分股权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此外,可将一部分国家重要资源收入或国家宏观调控一次性收入划拨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挪威将石油收入几乎全部划归主权养老基金,我国也可以在某些资源领域进行尝试,如征收特别资源税。

更为重要的是尽快改革养老金运营管理机制,多元化渠道实现养老金的保值增值。祁斌认为,要最终解决养老金缺口的问题,应该让个人金融资产能跟随经济的成长,这才是市场化的解决方法。美国养老金分散化的投资方式值得借鉴。

此前多个相关部门指出,未来养老金将以组合方式投资运营。目前相关部门正在酝酿养老金多元化的投资渠道,对这项改革进行制度设计,积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进行深入研究和论证。此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受人社部委托,分头制定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方案。

专家团队的建议主要包括:发行利率高于银行存款利率的特定国债;国家在安排能源、交通等大型项目时优先安排一定的养老基金参与;在保持一定比例的养老保险基金存放银行和购买国债的基础上,允许其投资于有良好流动性的金融工具;在国有重点企业改制上市中,允许养老金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参股。(中国证券报,记者 陈莹莹)

新闻链接

养老保险“亏空”或超千亿元

财政部15日公布了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情况,按险种分别编制显示。若今年预算执行情况基本符合预算,则在剔除财政补贴因素后,2014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今年或将陷入收不抵支的境地,当期“亏空”1563亿元。

预算显示,2014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结余2371亿元,年末滚存结余28251亿元。但在剔除巨额财政补贴和少量利息收入的因素后,情况却并不乐观。2014年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1489亿元,比上年增长8.1%,其中:保险费收入17554亿元,财政补贴收入3038亿元;支出19117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当期保险费收入与支出相减,“亏空”1563亿元。

与2013年预算情况相比,资金趋紧的迹象更加明显:2013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保险费收入15501亿元,财政补贴收入2669亿元,与此同时,支出达到16460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亏空”959亿元。

仅仅在两年前,这一指标还为正值。据2012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保险费收入15027亿元,本年支出13948亿元,保险费收入与支出相减余额为1079亿元,在2011年,这一余额曾达1317亿元。

对这一问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曾表示,社保制度建立之初大部分省市养老金是收不抵支的,但之后缺口逐渐缩小,2013年养老金略有结余。因此从全国层面看,不存在养老金缺口的问题。

尽管养老保险现金流短期无虞,但长期来看,飘红的结余数字无法掩盖财政补贴所占比例偏高的痼疾,制度自身的不可持续性被不断的征缴扩面和大规模的财政补贴掩盖了。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预测,2011年至2100年的90年间,在“中成本情况”下,养老保险基金的综合精算结余是-12%。“这意味着,如果想让基金达到平衡,只能把养老金替代降低12个百分点,或者把养老保险的缴费率提高12个百分点,而这在现实当中都不具备可操作性。”

郑伟表示,如果要弥补精算缺口,90年间所需外部筹资金额占GDP的平均比重为1.98%,占财政收入的平均比重为11.64%,“连续90年间每年拿出一成多的财政资金用来补贴养老保险,怎么可能?”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告诉记者,目前养老保险整体收入里面财政补贴占比较大是不合理的:“如果职工养老保险必须要依赖高额的财政补贴才能维持运转的话,说明这个体系存在很大问题。”

不仅如此,现行的财政补贴模式也被认为有待完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禇福灵表示,对养老保险的财政补贴过去十几年基本维持在基金总收入的13%至14%,但现在的财政补贴不稳定,补贴类型不够规范,随机性比较大。

褚福灵认为,政府应该给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一些补贴,但是应当进一步规范,让养老保险制度能够自求平衡,逐渐实现政府不直接补贴,只承担兜底责任。

养老金困境如何破解?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常务理事郭士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退休的人越来越多,需要财政补贴的资金会越来越多,光靠保险费收支平衡有一定难度。欲解决收支平衡,延长退休年龄是一个途径,以后缴费数额、缴费年限可能有所提高,退休金支付水平的增幅也可能趋缓。

郑伟认为,不要幻想通过养老保险制度的自我调节来实现基金平衡,也不能单独依赖财政投入弥补养老保险缺口,而是需要考虑其他外部筹资渠道,如开征新税种,国有资产变现,发行社会保障彩票,划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等方式。(经济参考报,记者 李唐宁 赵婧)

扩展阅读

财政为养老金买单难持续 未来90年每年需拿1成多

《城乡养老保险制度衔接暂行办法》将在7月1日正式实施,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和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之间将可以转移衔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离不开财政支持,但解决资金来源问题并不轻松。此外,随着退休人口增加和新增缴费人数增幅放缓,养老保险缺口将逐渐显现和扩大。

据测算,如单纯依赖财政补贴,未来90年间,所需外部筹资金额占GDP的平均比重将为1.98%,每年需拿出财政资金超过10%的部分用于补贴养老保险。可见,完全依靠财政“输血”并不可行,改革现行养老金运行机制、促进资金来源多元化、盘活养老资产才是解决之道。

单靠财政补贴不可持续

人社部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4733亿元,比上年增长13.3%,其中征缴收入19270亿元,比上年增长12.9%。全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19819亿元,比上年增长18.6%。与养老金收入增速放缓相对应的是,全国领取养老金的人数正在不断扩大。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3》显示,2012年有19个省份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收不抵支;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缺口较2011年扩大约240亿元。

1998年,全国养老保险基金首次出现赤字,规模为53亿元,到2000年增至357亿元。为了解决支付缺口问题,我国采取了财政事后“兜底”,即由中央和地方财政注入资金弥补养老金的入不敷出。我国政府对养老保险制度的补助包括两种方式,即中央对地方的补助和省级的调剂金制度。2012年-2050年,中央财政用于新型农村养老保险的适度财政支出占其收入比重约为4%-6%,地方财政用于新型农村养老保险的适度财政支出占其收入比重约为4%-7%。如果将范围扩大至占比更大的城镇养老保险,其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将显著提升。

财政用于社会保障支出的规模存在财政适度负担水平问题,如果超过适度水平,将导致社会保障支出过多,削弱财政对其他领域的支付能力。实际上,养老支出过大已给不少高福利和步入人口老龄化的国家带来财政负担。

补缺口需多管齐下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预测,2011年至2100年的90年间,在“中成本情况”下,我国养老保险基金的综合精算结余是-12%。这意味着,如果想让基金达到平衡,只能把养老金替代降低12个百分点,或者把养老保险的缴费率提高12个百分点,而这在现实当中都不具备可操作性。如果要弥补精算缺口,90年间所需外部筹资金额占GDP的平均比重为1.98%,占财政收入的平均比重为11.64%。“连续90年每年拿出一成多的财政资金用来补贴养老保险,怎么可能?”

在部分地区,养老金对财政的负担逐年增长。据上海人社局的数据,上海市养老保险基金的缺口从2010年起突破100亿元,财政每年补贴也超过100亿元。到2020年,上海可能面临831亿元的养老金缺口。广东省人社厅官员曾向媒体透露,财政要为纳入社保的事业单位人员补缴其工龄测算的工资额28%的养老保险费,就算每个职工平均补缴十年,那至少也要几十亿元,如果再算上按工资额的16%缴纳职业年金,数额将更不得了。

新增社保缴纳人数增速有限,财政资金又不能完全弥补养老金缺口,未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该靠什么?专家建议,应改革现行养老金运行机制,基础养老金应由财政部负责预算和筹资,社会保障经办机构计发,银行支付;个人账户涉及到养老金受托人,应当由国务院负责,建立多部门参与的决策机制,参照和改进企业年金的模式,建立具有信托文化的市场运行机制、信息披露制度。也可利用央企“红利”弥补养老资金亏空,使“红利”流入医疗、养老等领域充实社会保障资金,而非简单进入政府财政“大账”。

在增加财政投入的同时,应对养老金缺口还需促进其保值增值。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如果部分养老金能持有股票资产,从长期来看是抵御通货膨胀的好办法。建议成立一个统一的投资机构,专门负责养老金的投资,其投资策略应该是多元化的,证券投资、股权投资、实业投资均可涉及。(中国证券报,记者 赵静扬)

吕梁工服设计

九江制作工服

厦门订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